音標説明

「自選音標」功能不適用於本文。

簡短説明

本網預設使用粵拼標音,但聲調沿用傳統的 1-9 調號,即不將 7、8、9 併入 1、3、6 調。

詳細説明

本網選用了「粵拼」作為預設的注音系統,其聲母、韻母符號跟粵拼完全相同;但聲調則不從粵拼方案,改用傳統的九聲標調。下文會對此決定作一説明。

以數字標記聲調的拼音方案可分兩種。一種會在調號上區分入聲調,另一種則否。區分者入聲調者有「教院」方案,以 1-9 共九個調號標示聲調;不作區分者則如「粵拼」方案,以 1-6 共六個調號標示聲調,其操作實際即是將教院的 7、8、9 調歸入 1、3、6 調。

「入聲」是傳統音韻概念。傳統音韻學將漢語聲調分為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,而入聲之所以異於平、上、去三種非入聲韻者,在於用其讀音短促,讀到最後的音節,聲音便會收起,氣流阻斷。如用現代拼音符號説明,所謂入聲字,其實是指讀音擁有 -p/-t/-k 塞音韻尾的字。例如「急」、「雪」、「局」三字,試用粵語唸出,應會發現,讀到最後,必須收起聲音,而不能像非入聲字(例如金、算、共)般將尾音拖延。

前述的入聲與非入聲字在教院和粵拼的注音分別如下:

調類 教院拼音 粵拼拼音
陰平 gam1 gam1
陰入 gap7 gap1
陰去 syn3 syun3
中入 syt8 syut3
陽去 gung6 gung6
陽入 guk9 guk6

上述六字,按音高可分為「金急」、「算雪」、「共局」三組。意思是,金急、算雪、共局的音高其實是相同的,分別只是各組的第二字是塞音 -p/-t/-k 韻尾。由於「入聲」與否只關乎「韻尾」,而「聲調」一般指的是音階的高低升降,究竟是用九個調號還是六個調號標示聲調,就取決於學者的態度,即到底「聲調符號」應否承擔「區別傳統入聲韻」的責任。

九調標記法

此法讓聲調符號承擔區別入聲韻尾的責任,比較貼近傳統的標音方式。古代韻書聲調分四種,即平、上、去、入,而標記聲調差異的方法稱為「圈聲」。「圈聲」是指用符號標記某字的聲調,方法是將圈聲符號標在單字或拼音的四角。

設想每個字都有一個無形的方框圍着。方框有四角,從左下角起順時針方向,分別代表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。則例如「為」即表示讀平聲 [wai4唯],「為」則係去聲 [wai6胃]。也有用半圓圈的,如「為」、「為」。到了粵語,四聲各分陰陽,再加中入聲,舊式圈聲法顯然不敷應用。為了準確注出粵語聲調,後人遂將此法改良。例如 1888 年的 “A Chinese and English phrase book in the Canton dialect”(T. L. Stedman 及 K. P. Lee) 將陽聲調的符號改成一小點(‧)。又或如 1939年《中華新字典》(王頌棠)的做法(為方便比較,下例拼音仍用粵拼,僅聲調符號依王書):

saam
gau
sei
ling
ng
ji
cat
baat
luk

其實此法在 1841 年“A Chinese Chrestomathy in the Canton Dialect”已有使用,只是該書仍未區分中入聲,陰入、中入的標記方式相同(均用⊇)。黃錫凌將此式稱為「Eitel 式」(《粵音韻彙》重排本P.71)。

九調標記法的好處是,憑調號即知該字平仄。因為雖然「陰平聲」跟「陰入聲」音高相同,但前者屬平聲,後者屬仄聲。使用九個調號,遇調號1、4,必係平聲,其餘則係仄聲。

但此法亦有缺點:在實際語音,我們其實還有一種入聲調。粵語經常有「口語變調」的情況,例如「陳」本讀「塵can4」,但「陳仔」我們會讀「『診can2』仔」。這是將本來的陽平調變作陰上調,大概是取其讀音響亮之故。而這種情況同樣會在入聲字出現。例如「率」和「膜」,本分別讀「栗」和「漠」,陽入聲。但在「效率」、「薄膜」,習慣上人人都會將之讀成類似陰上聲的高升調,而仍舊保留入聲的塞音特性。這個「帶塞音韻尾的上聲」,卻不屬以上九聲中之任一。

由於這種帶塞音韻尾的升調是口語讀音,而字典收錄的主要是讀書音,所以問題不大。但是,有些字以口語讀音為常,根本不讀本調,如本例的「率」字即是(「膜」在「隔膜」仍讀本調)。如果入聲和非入聲調號不能互通,遇到這種情況,要麼另加調號(例如將率標讀 [leot10]),不然就得用文字另作説明。

當然還可以選擇沿用調號 2 作為權宜之計,缺點是造成體例上的不一致,兼無法單憑調號分辨入聲。幸好由於這種情況只限於調號 2,又由於陰上聲亦屬仄聲,所以對分辨平仄並無影響。《廣州話正音字典》即用此法:此書採教院方案(僅 [-a] 韻改為 [-aa])、有 7-9 調號,但對「率」、「膜」這類字會標作 “9─2”,意思是本調為 9 但口語會變讀 2 調。

六調標記法

至於用 1-6 調標音,其實可以看成是另一種拼式的數字版本。例如下方是 1941 年黃錫凌《粵音韻彙》的聲調標記方式(同樣僅指聲調符號):

saam
gau
sei
ling
ng
ji
cat
baat
luk

此式早見於 1919 年 Daniel Jones 的 “A Cantonese Phonetic Reader”,《粵音韻彙》將此稱為 Jones 式(重排本 P.72),只是該書用「\」標讀平聲字,而黃氏改為「|」。從上可見,此式實際使用的符號只有六個,換成數字,正是 1-6 的聲調標記法。

此法之優劣跟九調標記法剛好相反。若遵此法,「率」字可以名正言順標作 [leot2]。但我們卻不能直接憑聲調符號(數字)分辨該字平仄,因為屬「平聲」的陰平聲和屬「仄聲」的陰入聲的調號都是 1。

本網所使用的系統

粵音典籍所採之標音法各有不同,如果不將之轉換成統一的拼式,將難以比較。在數碼工序中,本網選用了「粵拼」作為輸入時的統一拼式,而一些保留原書音標的資料,也會在匯入時補上粵拼音標。粵拼用六個調號,按理本網應該跟隨。問題是,早期粵音工具書資料幾乎都區分入聲韻,取消 7-9 調號將造成諸多不便;轉換時,將 7、8、9 調改作符合粵拼的 1、3、6 調,也一定比將 1、3、6 調還原為 7、8、9 調簡單得多。基於一眾原因,遂決定在聲調方面改用傳統的 1-9 調號,算是「粵拼」的「變體」。

為方便使用者,本網亦有「自選音標」功能,提供以下的注音方式:

注音系統 説明
粵拼 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,只使用 1-6 調。
教院 教育學院拼音方案,即在《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》使用的注音系統。
國際音標 (IPA) 使用 Handbook of the IPA 第 58-60 頁徐雲揚教授的方案,惟音調改用數字式。

使用者可在右上方「音標」選單選擇其他注音方式。惟請注意:

  1. 自選音標只改變讀音的標示方式,不會改變原書格局。本網收錄的典籍以九聲區別字音,即使選擇了六調標記法的拼音方案,這些書籍的「檢索」功能仍會有九個調類供使用者篩選。
  2. 某些文章(如本文),音標轉換功能並不適用。這些文章開首會有相關備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