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序

  這本字彙的編印,其動機實在在許多年前,那是因為我生長在五千年文物之邦的中國,而中國的文字,繁瑣得令人頭痛,又因為我生長在中國南方的廣東省台山縣,而台山縣的方音,不必說比較任何一種的標準國音,就使比較任何一種的標準省音彼此間也大大不同。這就夠你難受了,一方詩云子曰了五六年,而這些鳥跡般的東西,看來終竟莫明其妙,一方行出了所謂「四邑」的境界,並非外國人──否,並非外省人也慣常的所問非所答。因此,我便嘗試地開始研究創造快字了,刻苦地過了三四年,快字的雛形總算拿着了。由快字的功用的計劃,於是編纂國音字彙,省音字彙的動機也勃發了。不過,動機自動機,實際上這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由開始研究到現在,經過了二十多年,我的快字總算把功用實現出來了。最近,廣東省注音符符號推行委員會成立,其推行辦法草案第五項有「編輯方音注音符號傳習小冊及注音符號本地同音常用字彙,用本地話解釋,以利推行,」之規定,我因為自己也是會員的一份子,會中同人又以此督促我担任,所以,說起「義不容辭」這句話,我是不能不把我在許多年前的動機實現出來了,雖然我的能力到底有限,實現出來的未必就盡善盡美。

  因為現在要推行全國所公認的注音符號,所以這本字彙所用的字母完全是注音符號,至於編列粵語方音,則以廣州市一般智識界日常慣用者為標準。這本字彙裡面附屬一張「粵語注音橫推直看拼音一覽表」,此表經在省立注音符號傳習所及中華國音快字研究會實驗過,演講不及一小時,便全體都曉得了,看來似乎可稱適用。倘說到這本字彙編印的目的,那大概:一,在推行國音注音符號的運動上增多一種方法,二,在統一粵語方音的要求上確立一個標準,三,在民眾字運動上貢獻一種便利。自然,這三種目的,相互間是有密切關係的,這裡不多說了。

  末了,這本字彙,得智識界的朋友指導不少,並且得番禺何君子寬,梁君補愚相助校訂,應該統在這裡誌謝。

民國二十年四月序於廣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