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序

教育之道,至重且要。其對於國家之存亡,於人羣之進步,極有關係,不容緩圖者。然教育何由而得普徧,科學何由而得灌輸,又何所賴哉?曰:端在於文字而為之傳播、為之媒介也。若夫字典則又為文字之淵源、文字之導師也,其影響於國家與人羣之關係,如何可知矣。夫我國字典之編纂非始自今日,其最普徧而為日亦頗久者,則莫如《康熙字典》。然晚近所出字典更多,所謂車載斗量,不計其數。所惜多祇改頭換面、略為增減,對於字典根本上的重要問題,如詮釋之詳明新穎、新舊意義之取舍得宜、習見生僻諸字之佈置適當,取材豐富,仍鮮克覯。茲本書之編輯也,雖以康熙字典等為藍本,仍博採羣書,取其對於本書而有所貢獻,並能增進國民應用之知識者,極力蒐索。此外,字句之斟酌,探討深究,固無論矣,更必務求其音義明瞭,克完成一字典之用,以為啟蒙之需,非敢有所謂佽助助於高明大雅也。但以編者之學識淺薄,作輟者屢矣。惟因於教育一途,深望得予以涓滴之助,故勉強自持,以迄今日。竊思草創伊始,百孔千瘡,尚希海內明達,予以讎校,匡其不逮,糾其剌谬,實不祇編者箇人之幸,抑亦造福於教育界與國家人羣不少也。是為序。

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一月十日編者誌